实修杂谈

站桩新人之站桩百日小结

时间:2012-10-18 9:43:48??作者:中华气功大全网??来源:www.cn-boxing.com??查看:5216??评论:0
本人在苦苦探索健康之路上,于极度绝望中,偶然发现站桩一法,顿生相见恨晚之感,于是开始坚定不移傻站,那一天是2011年7月22日!
  从那天开始到10月30日,整整100天。这100天,过程有寂寞、枯燥,也有舒畅、快乐;结果有反复、有怀疑,更有惊喜、出乎意料。现将自己的情况记录如下,以飨同站们:
病情严重苦寻良方
  本人长期为睡眠障碍、肠胃病所困,到了苦不堪言的程度,鼻炎、近视、耳背、肩周炎等小毛病更是遍布全身,不提也罢。
  1983年,本人远离家人,赴闽求学,进校月余,因思乡心切,难以入眠。后强迫入睡,结果,虽然“睡着”了,但并没有进入深度睡眠,人称此为浅睡眠,但本人将其称为“假睡眠”,对!实际就是根本没有睡眠。大学期间,每到夜深人静,同舍同学,听见我又是打呼噜、又是说梦话(有一次对床同学还说我梦中在叫我班一美女同学的名字。哈哈,我估计这完全是诬陷嘛!),以为我的睡眠世界有多精彩呢,但那种不成眠的痛苦,也只有我自己才体会得到呀。
  自那时起,每日晨起,眼睛干涩、脑子嗡嗡作响、耳鸣等等。为了改变现状,自己也曾努力拼争。大学时,为了得到真睡眠,经常是下午下课后,就开始往学校后山跑(学校背山面海,风景奇好无比),每次跑步都是一次疯狂的折磨自己:让自己的体力消耗达到极限,让自己跑得极度劳累、直至瘫倒在地,大口喘气,汗流如注,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晚上能睡着,但这样无济于事;后来自己又偷偷到药店买药,指望能借助药物让假睡成真,但仍无任何效果。
  后来的日子,完全是凭年轻力壮、凭着坚强的毅力死拼硬扛,虽然每天夜里是一个苦不堪言的世界,但白天大家看见我却是一个充满活力、非常阳光的人。1993年结婚后,有段时间胃口奇好,以至于开始暴饮暴食,好几个月每天晚上把自己吃得撑死的状态,举步难行,体重似乎也一夜之间暴增,从116斤左右达到135斤。本人一直偏瘦,这样的变化对我来说正是梦寐以求的呀。
  但不良的生活习惯终于酿成了苦果。1995年,本人到国外工作,也许是前段时间暴饮暴食开始报复,也许是水土不服吧,也许是两者兼而有之,到当地一个月后,出现中午饭后腹泻,每次吃午饭不到半小时,就要匆匆赶往洗手间,一阵稀里哗啦,舒坦无比,几乎天天如此。慢慢地,体重开始下降,落下不能沾一点凉的的病根。国外治疗条件有限,到1997年回国时人已瘦得不成样子,后到各着名医院做各种检查,肠镜、胃镜、肝功、肾功、B超、癌细胞检查、甲状腺、糖尿病、甚至热带病(疟原虫、阿米巴原虫等)等等均无任何问题,最后,医生结论是肠易激综合症。思密达、整肠生、培菲康这调节肠道的药物成为我那段时间常吃的药物。后来,因注意饮食(不沾凉的)体重有所恢复,生活渐趋正常。
  2005年9月,谁料枝节横生,一天早上突然口吐鲜血,惊慌失措中赶到医院,CT检查是支气管扩张,住院治疗一周。出院后,因采取中药调理、戒烟等,效果不错,身体得到恢复,体重超过125斤。
  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2007年初,突然出现饭后腹泻情况,人也开始消瘦,查,为幽门螺杆菌,赶紧求医,采用三联疗法,第一个疗程结束,螺杆菌依然顽固存在,第二个疗程方才治愈。虽然幽门螺杆菌杀灭了,但肠道的好菌群也遭受抗生素的绞杀,遇灭顶之灾,彼时起,元气大伤,久未复元。
  2009年底,因工作应酬需要,开始饮酒(以前本人乃豪饮之士,但95年后开始严格控制,几乎到了滴酒不沾的程度),三个月下来,某日饭后始觉胃胀、下坠。次年7月,胃镜检查,结论为萎缩性胃炎伴轻度肠化。上帝呀,旧病未去,又添新病!
  屋漏偏遇连夜雨。2011年3月排便出现异常,一星期后出现便血,颜色鲜艳,后经肠、镜胃镜检查,301大夫说是结肠炎,但协和的大夫看完检查结果说是肠功能紊乱(谢天谢地,还好不是结肠炎),后西药治疗,便血得止,但时时腹泻,持续时间长达两、三个月,到今年7月腹泻情况有所缓解。从3月份到7月底,体重从59公斤,降到51公斤,净减8公斤,人,骨瘦如柴矣。
  病情汹涌而至,心情极度恶劣,工作大受影响,生活偏离正轨。当时心情五味杂陈,间或绝望、灰心,间或彷徨、乐观,反反复复,交替闪现,不一而足……怎么办?多方思索,痛定思痛,渐渐收拾起纷繁复杂的心情,告诉自己,生活的道路还很长,以前那个经常面带微笑、乐观的我到哪里去了?振作起来吧!于是多方积极求治,游走于北京各大医院,西医中医双管齐下,各种检查不断、西药、中药不断,肠胃病情似乎有所稳定,但根本好转之日似乎遥遥无期。
  药物效果不明显怎么办?增加辅助手段!于是杨氏24式太极照本宣科、迅速学会招式,早晚苦练两次,每次挥汗而止;以前不屑一顾的电视台养生节目成了每天必看内容;练习推腹法能将自己的肚子推到哗哗直响(当时心里很美);跪膝走路法将自己的膝盖走得生疼也不喊苦;金鸡独立能练到毫不费力坚持5—10分钟了;从网上买来了拔罐的器皿,经常将大腿、肚子拔得圈圈发紫;脚底穴位按摩书成了枕边必备读物;甚至将《灵魂的真相》下载下来刻成光盘准备练习,因为我认为我属于强迫性的抑郁类型,如果能让自己安静下来,病就会大有好转……但所有这些,似乎对我的肠胃恢复不太明显,而我对自己的身体的最大隐忧——就是这“假睡眠”,似乎没有哪怕是一点点效果。
  怎么办呢?是先治集中精力治疗肠胃,还是同时开始治疗睡眠障碍?想法举棋不定,当我终于认识到肠胃问题就是因为长期睡眠障碍导致肝脏等消化器官工作秩序紊乱,进而导致肠道功能紊乱后,于是下定决心开始治疗睡眠障碍,但是怎么治?中药?心理疗法?安定?抗抑郁药?先中药试试?好,一开始,在看肠胃的时候,让中医大夫增加一些调理睡眠的中(成)药,什么乌灵胶囊、舒眠胶囊等等,大多是开始一两次尚可,第三次便效果不彰;于是求助安眠药,但内心忐忑呀!总是觉得安眠药被大家说得很恐怖:药量会增加,而且会产生药物依赖等等,但季羡林不是有70年的服用安眠药历史吗?毛泽东不是也是吃了30多年的安眠药吗……顾不了那么多了,开始吃吧。嘿!刚开始吃药的一段时间居然让我有了一些“睡觉”的感觉,这可是几十年没有过的感觉了呀!但幸福似乎总是那么稍纵即逝,一个月后,药量就必须增加到每天两颗了,况且“睡觉”的感觉大不如前。
  痛苦的日子何时是尽头呢?一番纠结踌躇后,下定决心,求助抗抑郁药物。之所以下这个决心,是因为资料显示,肠易激综合症,主要是植物神经紊乱所致,这类人多少都跟心情抑郁、睡眠不好有关,有了这个想法后,觉得抗抑郁的药不仅能治疗肠胃病还能治疗睡眠,这不是一举两得吗?!于是大胆走进医院的神经科。但药到手后又是一番犹豫、斗争,毕竟觉得此法非治本之道,其后产生药物依赖势所难免,但最后万般无奈中开始试探性吃了一两次,发觉肠胃更加难受(药物反应)难以持续,哎!真是让人揪心!
站桩百日效果初现
  纠结、绝望、万般困苦之中,2011年7月22日下午,突然闪现一个念头:祖国文化如此博大精深,难道就没有治疗我的睡眠障碍和肠胃病的办法吗?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说的,绝望的时候正是希望孕育的时候吧!似乎是冥冥之中,带着这个想法,我进入了百度搜索,敲入几个关键词后,一个叫“站桩”的词引起了我的注意,看似不经意的发现,但总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在等着我。
  接着往下看,发现站桩竟能治70多种慢性病,其中失眠、肠胃病赫然在列!天啦,当时的发现给我的震惊一定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于是继续搜索,发现网上不少通过站桩治疗好各种慢性病的例子,这对我是一个莫大的鼓舞,其中醒世无量先生站桩疗病的生动例子更是让我热血沸腾:真是相见恨晚呀!
  这真是,上帝关上一扇门,同时打开了一扇窗!还等什么呢?于是没有顷刻犹豫,从2011年7月22日当天就开始站桩。当然开始时的感觉跟大多数人一样,总是会很艰难,腿酸、胳膊吃力、浑身难受、时间难捱、度秒如日等等,但一开始就抱定的一站到底的决心丝毫没有动摇,就这样走上了站桩之路。
  曾文正公说过,但凡天下事,无所谓而成者,很少;有所贪有所利而成者,居其半;有所激有所逼而成者,居其半!对比自己,本人就属于“有所逼”,的确,我是被逼到没有其他办法了,所以看见站桩能有如此神效,当然紧抓不放了。于是,每次站桩时间迅速增加,由开始每天十五分钟、二十分钟,迅速提高到半小时、一小时;每天累计站桩时间也由一开始的半小时增加到3-3.5小时;站桩开始三四天后,开始出现打嗝的现象,不久又出现放屁的现象,接着出现胃口变好,大便状况趋好的可喜变化,而睡眠状况的改善也让我欣喜若狂。
  先说肠胃,打嗝放屁,胃口好转,使得体重增加,到100天的时候增加了3公斤,这点肉虽不多,但至少说明状况开始改善了;最长一次没有拉肚子的时间是三个多星期,创生病以来的新记录。
  9月13日,胃镜检查,萎缩性胃炎伴轻度肠化,肠化已经消失,变成中性炎,大夫说,可以不用吃药了(当然这也有药物的功劳)!
  再说睡眠,虽然我知道短短的100天不可能将快30年的问题彻底解决,但站桩后,每天白天,以前那种因睡不着而出现头疼的痛苦状况只出现过一次,其他日子再也没有那么痛苦。哈哈,安眠药也由每天两颗,减少为一天一颗,好的时候更是可以隔天吃一颗!
  对了,还有一点差点忘了,那就是,站桩开始后,人的睡眠障碍带来的痛苦减轻了,人的精神面貌大有好转,不管内外都是如此。这内就是人的心情经常不错(也不排除还有不好的时候),外表呢,就是旁人看到我的精神比以前好了不少。
  知其然不够,还得知其所以然。站桩期间,为了搞清楚站桩疗病的原理,自己不仅浏览了醒世无量先生的《我的站桩之路》等绝大部分文章和站桩心得、e站子的《站桩,让生命更精彩》、还参阅了秘静克的《大成拳筑基功》、于永年的《大成拳——站桩与道德经》、曾广骅的《大成拳——科学站桩功》等。加上经常到群里请教“先站”们(此称呼为本人发明,意指那些比我早开始站桩的人),这些使我对站桩过程出现的一些现象有了正确的思想准备和应对方法,不至于惊慌失措,为我取得较好的疗效、少走弯路起到正确的指导作用。
曲折初现祛病过程?
  当然,前进的道路不是那么平坦的,当我正准备乘胜前进的时候,问题出现了,这个问题主要是肠胃问题:也就是站桩的第90天晚上,当我正准备为这90天的收获弹冠相庆的时候,当晚却突然拉肚子,再后来就是隔天拉肚子,并且持续时间长达十多天。
对其他人来说,拉肚子可能稀松平常,毫不在意,甚至渴望减肥的人求之不得,但对我这个肠胃虚弱的人来说,无异于戍边士兵看见烽火台上的狼烟。于是赶紧分析原因,我认为,可能是我停药时间太早了,因为在我站桩快到80天的时候,停止了水苏糖(一种迅速增加肠道菌群的保健品,从今年7月1日开始服用),培菲康(调节肠道菌群)也由每天早晚各4粒减少到早晚各两粒。为观察情况,都恢复了以前的药量,但腹泻的问题好像还在持续,打嗝也不如以前那样舒缓和舒服,而是冲口而出,比以前短促,偶尔还会带出一点胃酸。
  这个问题让人很着急啊,请教群里的高手,他们都认为这些反应是正常的,既可能是站桩过程的一种正常反应,也可能是一种祛病反应。对于大家的鼓励,我很感动,也成为我一直坚持站下去动力之一。
  当然,这段时间并不全是坏消息,比如肠胃虽然出现反复,但我二十多年的鼻炎似乎出现一些积极的动向,主要表现在,鼻腔呼吸畅通不少,最意外的是,有一天居然隐约闻到了香味!!虽然是一闪而逝,也未再出现过,但这也是对我的一个巨大鼓舞。哈哈!
  写到这里,我要告诉大家,我会以乐观的心情应对站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也会在第二个100天的时候给大家分享我的站桩收获、心得。我感觉有养生桩群各个老师们的指导,一切困难似乎都都不在话下。

上一篇:站桩的姿势
下一篇:站桩真传一句话是什么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2-2012 中华气功大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64025号